400-69-16580
无标题文档
热点项目
更多项目>>
最新资讯
留学集体被拒入美,获得移民身份为何被越来越多的家长称为有尊严的“留”学?
发布日期:2019-09-30

九个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中国留学生被拒绝个案是在 8 月 30 日的 《今日美国》报道的,众多媒体转载和报道了九个中国留学生被拒事件和校方对此的声明。


对此,我们首先引用移民及出入境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杰圣总裁齐立新先生的分析如下:

 

“美国海关和移民保护局(CBP)的一个官方声明,用来说明这是一种常态化的边境保护措施,针对每个个案是否拒绝入境的评估原因。我也想纠正一下,有些媒体说被遣返,这是不对的,不是遣返(deported)而是(inadmissible),这两者是有严格的法律区别。

 

九个中国学生被拒入境到底什么原因,可以通过案卷调阅信息查询等法律手段获得,如果是因为自身问题导致的,那么就要面临可能长达五年不能进入美国的惩罚甚至更加严重的后果,这对于莘莘学子面临毕业来说是个终身打击。我们也看到了,近期,包括一名哈佛大学一名黎巴嫩学生抵达美国边境,但之后被拒绝入境。不过,我个人认为,通过司法复议来进行澄清,进行必要的诚信纠正或者申请是有必要的,要看个案情况。 


齐立新先生第七次受邀作为主要嘉宾参加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节目:“美国会否对留学教育设限”

 

但是,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从 2017 年到 2019 年的 CBP 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 2017 年的拒绝入境数量为 216370,2018 年上升到 279036而仅在 2019 年截止 到 8 月 30 日的数据是 263945,是过去三年中的最高数,相比较于 2017 年已经增加了21%,对于拒绝进入美国的个案数量达到了一个需要引起警惕的状态, 而这是随着特朗普政府包括修建边境墙、提议取消落地出生公民资格、驱逐非法移民等一系列美国移民和边境管控政策的反应。这种变化有成为常态化趋势的风险。”

 

 

根据教育部统计,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其中,国家公派3.02万人,单位公派3.56万人,自费留学59.63万人。

 

从1978年到2018年的四十年中,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到585.71万人。其中153.39万人正在国外进行相关阶段的学习和研究;432.32万人已完成学业,365.14万人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回国发展。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度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为51.94万人。其中,国家公派2.53万人,单位公派2.65万人,自费留学46.76万人。与2017年度的统计数据相比较,2018年度出国留学人数增加5.37万人,留学回国人数增加3.85万人。

 

另一组数据表明,1978年到2018年,全世界新增华人移民总数超过了500万人,包括大量的家庭团聚类别,技术移民类别和投资商业类别的移民,据预测,接下来的五年,仍旧有超过100人的海外移民申请量,而这些移民的子女在海外接受教育的方式有别于留学方式,其回馈的差异性信息也在影响着越多的海外留学申请群体。

 

越来越多的学生家长在进行留学办理咨询的同时,开始考虑教育式移民这一新方式为子女进行规划设计了。

 

众所周知,从1999年开始的自费留学产业化经营到今天已经走过了20年的历程,第一批的自费留学生早已学成,要么回国发展,要么留在了海外,多元化多视角看待留学现象时时引发关注。

 

李颖女士就是一个典型的情况,2017年底,李女士为在高三的女儿选择了一所加拿大大学并委托杰圣公司进行申请,申请的是计算机专业(Computer Science or Bioinformatics or Data Science),国际学生的学费是57020加币;在申请中,李女士得知,如果女儿可以拥有加拿大永久定居身份,那么学费仅仅只有6100加币,几乎是十分之一?!

 

我滴乖乖,四年就差了20多万加币的呀?!

 

不仅如此,李女士的女儿虽然非常优秀,但毕竟从小在自己身边长大,自理能力需要培养不假,问题是,一下子放到国外的环境中水土不服咋办,自己准备办个签证去陪读,只好做个陪读妈妈吧。

 

了解到这一点,杰圣公司的顾问向李女士介绍了移民和留学在教育方面的差距:

 

一、了解为什么如此巨大的学费差异?

二、了解为什么留学签证和移民身份在学科专业选择上的差距,特别是一些高精尖科学科并不对于海外留学生开放;

三、了解陪读签证的不确定性,一旦遇到政策变化,签证收紧,人员交往遇到新标准,无法完成陪读目的,造成被动和遗憾;

四、最关键的一点是,即使不差钱儿完成了学业,毕业之后的工作方向也受到了签证身份的困扰,回国发展固然不错,但是一旦遇到了就业机会、感情、婚姻家庭等实际场景,身份就称为了一道壁垒。

 

李女士认同了杰圣顾问的说法,于是,根据自身的情况申请了最快的一步到位绿卡项目,女儿先去念书,今年6月,全家拿到了加拿大永久定居身份,女儿的学费从57000一下子降到了6100,节省的学费就是51000加币,而且,女儿在妈妈的陪伴下,享受着当地的福利待遇,无后顾之忧的开始了海外求学生活。

 

这就是典型性的教育式移民新现象。

 

与李女士的情况不一样,赵先生的教育式移民更具有借鉴意义。

 

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儿子在北京的重点小学一路上到了初中,全家办理了加拿大移民,孩子就在温哥华的公立中学求学,五年下来,成绩优秀,一纸加拿大的绿卡和高中成绩从温哥华直接申请,作为加拿大地区留学生生源被英国的帝国理工、伦敦政经、爱丁堡大学、多大、UBC五所大学录取,试问,如果在中国内地的申请人要想申请上述五所大学的录取,难易如何?
 

 

这就是典型的教育式移民的外部红利又一体现。

 

2019年6月14日公布的华侨生联考录取分数线又刺激了一部分家长和学生的眼球,热图分享一下。应了那句话,子女教育的红利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都需要尽早贮备进行规划,家长的格局决定了孩子的未来。

 


 

这还是教育式移民的红利另一种体现。

 

从单一留学到教育式移民的新变化也得益于这20年中,许多家长通过自身子女海外留学中的问题发出的一种感慨:“留学不差钱不代表孩子能留下来,留学+身份才是给孩子做最科学的架构设计,更有尊严的学习,可以留下来的学习,可以往来自由的便利化学习,可以不受身份歧视的学习。”

 

20年前,当自费留学成为海外学习发展的主要手段的时候,我们选择留学,而经过若干年的变化,家庭移民后的教育红利已经越来越显现其优势时,如果通过教育式移民完成子女海外学习,依托身份的便利获得更加广阔的空间,节省大量的学费负担,而且移民身份更有利于紧密的家庭联系,何乐而不为呢?

 

目前超过 100 万名国际学生在美国就读,在美国求学的中国学生的数量在过去十年翻 了两番,达到 36 万多,超过了后面七个国家的总和还多,2017 年为美国经济贡 献了 139 亿美元,2018 年超过 150 美元,而美国已经把教育出口作为经济出口 产品,这是一个重要的概念。

 

这就帮助我们能够站在美国角度重新审视海外留学、留学专业学习和包括留学生的入境挑战,在教育出口作为重要经济出口产品的概念下,只要符合美国出口经济而不触及美国核心价值观价值体系,倒需要更深入观察目前中国留学生的海外求学生存状况,美国 4700 所大学和学院,36万中国留学生,是否从舆论和公众层面理性客观的调整我们的视角,做好自我风控,有个更加稳妥的本土定居身份可能对于海外求学更加安全些。

 
 
一键咨询

点击电话
一键咨询

联系杰圣

全国免费热线:400-69-16580

VIP咨询:010-5128112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东大街三号(杰圣移民留学签证中心)

网址:www.goodvisa.com.cn

© 2015 东方杰圣移民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32065号